網絡公關應該如何去更好的解決危機?怎樣才能更好的與已存在的相結合?

發布時間:2018-05-15 16:38:43

前蘇聯的聯共(布)發生最大一次的路線斗爭之一就是“蘇聯紅軍之父”托洛茨基與斯大林之間的觀點差異。托洛茨基認為蘇維埃政權內部的領導層發生了蛻變,形成了新的
 前蘇聯的聯共(布)發生最大一次的路線斗爭之一就是“蘇聯紅軍之父”托洛茨基與斯大林之間的觀點差異。托洛茨基認為蘇維埃政權內部的領導層發生了蛻變,形成了新的工人官僚集團,不再代表廣大工人階級的利益了。從創業者出身和出發的阿里巴巴現在被暴露對海外商家造成了傷害,在這個領域里面成為賺錢道德風暴的風眼。
  商場如戰場的道理,幾乎每個人都懂,賺錢才是硬道理,盈利才是王道。這個差不多只有小孩子不懂。道理懂了,就能夠保證賺錢嗎?很顯然,這個結論是行不通的。問題在于,類似阿里巴巴這樣的超級公司繞道這個道理的后面去了,他們把賺錢這個事情搞復雜了,這個情況殊兙認為可以用一個軍事戰例來加以說明:1950年爆發的朝鮮戰爭,在戰爭爆發的初期,金日成領導的軍隊勢如破竹,打得南韓的軍隊潰不成軍,這個時候,在這個系統中又誰會覺得自己不懂軍事呢?可在后面,美軍的馬克阿瑟成功實施了仁川登陸,成功包抄了朝鮮人民軍的后路,掐斷了金日成軍事系統的后勤供應,一下子就徹底扭轉了當時的朝鮮戰局,反過來也是勢如破竹的所謂聯合國軍一路向北挺進,一直將戰火燒到了鴨綠江邊。這可以認為是金日成軍隊不知道軍隊打勝仗才是硬道理,取勝才是王道這個基本原理嗎?

  那么,原因何在呢?殊兙認為是可惡的美帝國主義者把戰爭程序搞復雜了,讓對方的腦子一下子想不清楚了。當然,后來麥克阿瑟腦子也想不清楚了,居然不經內部磋商,無限放大自己,對外大放厥詞,那么這樣的結果,必然也就是黯然離開了讓麥帥盡情發炫的舞臺。
  區別去麥克阿瑟不體面的被解職,阿里巴巴的ceo主動引咎辭職了。為此,馬云還發表了公開信。為什么如此高尚,勇于擔當的人才就僅僅出在了阿里巴巴呢?我們的國家和地區性的城市多么需要像這樣敢作敢為,既能為一方老百姓謀到巨大福祉,同時又能夠在一點點的危急存亡關頭剖腹自戕的職業英豪啊!
  今后阿里巴巴的商業靈魂歸于何處?這里不得不引用大家現在不大愿意多說的馬克思主義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理論,在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下面,盡管金融寡頭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度過經濟危機,完成新一輪的經濟啟動和增長,但是資本家剩余價值的核心理論內核,注定資本主義本事是不能夠徹底解決這種經濟怪圈的。而且,也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培養壯大它的掘墓人:無產階級。
  依靠一次公關事件就能夠處理好阿里集團的種種問題,那么在建國初期,毛澤東主席對張青山,劉子善的揮淚斬馬謖,也就會一勞永逸地解決了執政黨的腐敗問題了。
  所以,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是:在思維和人性內部的問題還怎樣還是外孫打燈籠----照(舅)舊!而且,殊兙在這里做出一個比較消極的判斷,如果主動背起黑鍋能夠得到不錯的經濟實惠的話,說不定以后阿里巴巴要求為企業背上黑鍋的人會越來越多了。因為,在現實生活中,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會非常關心去職高管的最終去向的。
  阿里巴巴已經成為中國互聯網的巨無霸公司之一,作為生物鏈頂端的生命個體自然有著它特定的生命周期。殊兙認為馬云是很清晰地認識到了這些問題的癥結所在,抑或可以悲觀地認為這本身就是像生老病死一般無法克服的命題。馬云的所作所為更多的可能只是一個頭痛醫頭的西醫門診了。千萬不要去奢望太多的道德感悟。
  或許,在現實狀態下面,公眾的注意力容易聚焦阿里巴巴,這就好比西方那些所謂民主國家的政黨輪選,很多剛剛冒出來的政治明星,就在仕途展開她迷人一面的時候,被爆出一些陰暗的人生污點,導致功虧一簣??梢赃@么說,凡此種種,應驗了中國一句老話:天下烏鴉一般黑。沒見過360大肆揭露互聯網公司的老底嗎?結果,又產生了哪些實質性變化呢?
  這里,也就只能套用哲人的經典了: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作為一個網絡看客,能夠做到一點事情,充其量也就是懷著無奈之情靜看“城頭變幻大王旗”了。
站點地圖156